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他潜伏“中统”十几年提供6000名敌特名单西安解放功不可没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2-25 05:02 点击数:

  毛主席曾指出:“战胜敌人必须打两种战争,一种是公开战争,一种是隐蔽战争。隐蔽战争有战略进攻,派人打入敌人的内部;也有战略防御,保卫自己,要打败敌人须内外夹攻,所以

  隐蔽战线一直属于没有硝烟的神秘之地,也是我党不可或缺的战场,既惊心动魄又寂静无声,为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我党隐蔽战线屡建奇功的李茂堂,是一位十分传奇的人物,他潜伏在波诡云谲的敌营达14年之久,忠诚无畏,大智大勇。

  幼年时,因家境贫寒,他只念了几年私塾,但有了这些文化知识后,他在1921年进入西安电报局开办的电信人员传习所学习电报技术,之后又被派往北平、杭州、开封工作。

  在西安补习时,他与罗承运、林达夫相识,随后在1926年被介绍加入中国。1927年,李茂堂去往武汉,在中华全国总工会任职。同年6月参加西安人民慰劳宣传团赴河南慰劳北伐军将士。

  1927年7月,冯玉祥在豫陕地区进行“清党”,西安人民慰劳宣传团被解散。李茂堂回到陕西搞工运,历任中共陕西省电报局支部书记、西安市东区书记,曾两次被反革命派通缉。

  1932年12月上旬,贺龙率领的红三军进入安康地区,李茂堂带领员在安康城乡秘密散发革命传单和欢迎红三军的标语,夜晚派人火烧军队的兵站,还派员王玉田打扮成电报局工人,以维修安康、旬阳道上的电话线为名,给红三军传送情报。

  红三军过安康境后,安康绥靖司令张飞生下令搜查安康电报局,以“共党嫌疑分子”的罪名逮捕了李茂堂。后因查无实据,在中共组织营救下出狱。

  1933年上半年,李茂堂参与中共陕西省委军委的领导工作,先后受命去西乡等地巡视。8月初回到西安后,由于袁岳栋、杜衡被捕叛变,中共陕西省委遭到严重破坏,他失去了中共组织关系。

  1935年9月,李茂堂在赶去郑州参加中共陕西省委常委扩大会议的路上,得知其他与会者因叛徒告密全部被抓,整个陕西省委委员就只有他侥幸逃过此劫。

  这时敌人放出话来:只要李茂堂自首,别人一概无罪释放。李茂堂天真地以为对方会说到做到,于是想用自己换其他被捕同事的自由,主动送上门去。结果当然不出所料,答应放的人一个没放,本来自由的他反倒不自由了。

  随后,李茂堂被押送到了南京反省院。中央派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叛徒杜衡对他进行诱降。李茂堂便顺水推舟地“上了贼船”,成了中统特务。

  被敌人逼着去揭发自己的同志,李茂堂当然万分无奈,为两全其美,他只能有所保留地去做些事情应付敌人。

  他想到王世英曾说,王超北失去了组织关系,就想借此搪塞敌人,带着特务去上海抓王超北。

  这一情况立即被报到了中共上海临时中央局,当时代管临时中央局、中央特科的王世英却坚信:“这个人,绝对不可能叛变。”于是他让人给李茂堂悄悄带话,要他单线联系,长期潜伏,“越貌似反动越好”。

  1936年12月12日凌晨,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实行兵谏。南京政府乱作一团。宋美龄、宋子文等人主和,何应钦等人主战,内战一触即发。

  中统特务系统提出了众多营救蒋介石的方案,其中以李茂堂提出的“空降营救”方案最为抢眼,这一石破天惊的举动,让所有人吃了一惊,尤其是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特别中意这个方案。

  李茂堂的长孙李炜京后来接受采访时说,当时要救蒋介石。但是谁去救,怎么救,一直定不下来。出主意的人很多,一个比一个显得足智多谋,但是没有一个干实事。他爷爷就主动请缨,铤而走险。他说自己熟悉西安周围地形,亲戚朋友也多,就一个人坐上飞机飞过去了。

  李茂堂天生胆子大,在一个天低云暗的夜晚,他独自登机,在西安郊外跳伞着陆。当时西安城内兵荒马乱,昼夜戒严,他只好藏身在一个姓武的亲戚家中。

  李炜京回忆道,当时亲戚说人家知道有人跳伞过来了,到处找呢,别出去了,可他还是出去了。说不出去怎么救人呢?然后简单乔装了一下就进城去了。

  在西安城门口,乔装打扮的李茂堂很快被如临大敌的东北军看出破绽,当场对他五花大绑。

  东北军发现李茂堂是中统派来的特工,便要他如实交代南京方面的动向,而无论受到怎样的对待,他都装聋作哑,一声不吭。李茂堂的顽固激怒了张学良,愤怒地下令说把他拖出去毙了。

  此事以后,李茂堂英雄归来般地返回南京,不仅徐恩曾称赞他“对忠诚可嘉”,就连蒋介石也对他以礼相待。就此,李茂堂得到重用,成为中统新星。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李茂堂在无意中抓到了一个刺杀韩国独立党主席金九的日本凶手。此人还带着刺探军情的任务,伺机刺杀蒋介石及其左右。

  李茂堂再立新功,蒋介石对他更加赞赏,为他连升两级,提拔他为中统特训班总教官,后任中统陕西调查室副主任,成为中统特务在陕西的重要人物。

  1941年,李茂堂从兰州回到西安,委托表兄、地下党员武少文给王超北写了一封信。

  信中说,他可以把中统局陕调室的阴谋资料偷出来交给,并要求见王超北一面。王超北看完信件,当即把原件交给了中共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主任伍云甫。

  想起之前被李茂堂带队逮捕,王超北立即拒绝说:“李茂堂我不见!他在1935年自首后向敌人出卖过我,还带着特务去上海搜捕我,是我的死对头,我是发过誓不见李茂堂的。”

  伍云甫听后批评他要顾全大局,说胡宗南现正准备破坏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而我们正苦于无法了解敌人的阴谋诡计。现在与李茂堂联系,是为了获取更多敌方的情报。

  后来,中央决定让王超北和李茂堂联系。为了更好地为党工作,李茂堂争取从兰州调到西安,任中统陕西省室副主任。

  据王超北晚年回忆:李茂堂利用他任特务头子的公开身份,向我党提供了许多敌方的政治情报和军事情报。例如,由胡宗南亲自主持的“党政军警宪特联席会议”,是极其机密的,出席者一律用化名,本人如不能出席,不得派代表参加。但他却能够提供会议名单。

  1945年春,抗日形势好转,中共中央要王超北去延安汇报工作,接受新的任务。李茂堂也想去延安,解决他的党籍问题。

  再三研究考虑后他们认为:秘密去不可能,只能明着去。他们想出一条妙计,由李茂堂直接找“西北王”胡宗南,以打探中共召开七大后的动向为由,到延安获取中共高层的情报。

  但胡宗南认为风险太大,不同意。李茂堂则表示,为了,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看着李茂堂从容地走出门外,胡宗南又把他叫回来,问他在枪决前有什么话要说。

  李茂堂面不改色心不跳,说道:“我李茂堂在胡长官领导下,为赤胆忠心,光明磊落,要杀就杀,问心无愧,还说什么!”

  胡宗南立马换了表情:“我是担心你到延安之后,中共如对你有怀疑,突然把你抓起来,要杀你,你吃不消。同你开个玩笑,你不必介意。”

  随后,他向胡宗南道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准备化名张怀中,以中央交通部邮电视察员的身份去延安,视察邮电工作,直接去找堂兄李秉昆。随行人员不多带,我的堂兄李茂荣想去边区做点生意,我让他陪同可以减少中共的怀疑。同时,让第一战区长官部给延安联防司令贺龙发一公函,叫他加以照顾。”

  8月,李茂堂穿着笔挺西装,以中央视察员身份通过了封锁线。而王超北则打扮成富商大贾跟随。

  李茂堂、王超北抵达延安后,统管情报与保卫工作的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及罗青长、师哲等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李克农紧紧握住李茂堂的双手,欢迎他归队回家。李茂堂则百感交集、恍如隔世。

  在会上,李茂堂郑重提出了重新入党的要求。他的入党问题反映到了那里后,不解地问:“李茂堂的党籍问题,你们为什么不给他解决?”

  听了说,“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入党要有介绍人,你们谁愿意介绍李茂堂入党呢?”

  李克农说:“罗青长和可以介绍李茂堂入党。”当时罗青长是中央社会部一室主任,是中央社会部二室主任,而李茂堂则是中统陕西省室主任。于是,哈哈大笑:“两个主任介绍一个主任,我能不同意吗?”

  为了迷惑,中央把中共七大的文件《论联合政府》、《论解放区战场》及中央对时局的政治态度等文件,作为在延安搜集到的“情报”,交给李茂堂带回。

  李茂堂离开那天,延安新华社还发表了一条消息:邮电视察员“张怀中”到延安后擅自行动,并发表攻击边区政府的言论,很不友好,本社授权声明,“张怀中”是不受延安欢迎的人。

  延安之行使李茂堂满载而归。西安的中统特务大小头目,甚至胡宗南、祝绍周等都赞扬他的冒险之举。在陕西省代表大会上,李茂堂成了大红人。几乎所有头目都把他视为不避艰险、敢入虎穴的英雄。

  而充分得到信任后的李茂堂,将胡宗南更多的核心机密,包括中统陕室的密码本全都交给了党组织。

  1945年秋末的一个晚上,胡宗南在小雁塔第一战区长官办公室主持召开“党政军警宪团特”联席汇报会议。

  司令部情报处处长刘庆曾汇报说:他获得关于中共西安地下情报组织的匪首胖子所在地点的确切情报,他已制订了详细的行动计划,决定当晚12时动手。

  参加会议的李茂堂一听,知道要抓的胖子就是王超北。虽然已经冒了冷汗,但他还是故作镇静,在会上提出一系列对突袭行动的建议,希望会议尽快结束。

  情急之下,李茂堂佯装毒瘾发作,突然摔掉茶杯和热水瓶,满嘴喷吐白沫,一头栽倒地下。

  胡宗南见状,赶忙吩咐左右送他去医院。李茂堂一到医院就打电话给他的夫人张蕴玉,说:“刚才听说狄仁权今晚得急病,要马上送医院动手术,你立即去照料一下,要快!”

  狄仁权是西情处的代号,夫人一听便知王超北遇到了危险。她立即通过奇园茶社的老板梅永和转告王超北,让他及时转移。

  1947年10月,中统改组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党员通讯局,简称“党通局”。新局长叶秀峰上任后,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清洗老长官徐恩曾的势力和培养自己的班底上,陕西方面也遭到了大换血,李茂堂的职位由向离担任。

  1949年初,中共西北野战军连续发动荔北战役和宜川战役,胡宗南部主力遭到毁灭性打击,西安解放指日可待。

  此时潜伏在“党通局”内部的李茂堂,已经得知即将派遣大批特务潜伏并炸毁西安的“焦土政策”。

  为彻底摧毁这一惊天阴谋,李茂堂策划了一条连环计,派人在西安火车站刺杀了潜伏名单中的一名特务。

  听说自己的亲信被杀,向离马上驱车赶到现场,追查打黑枪的杀手。但即使这样,也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因为他千挑万选的那份潜谍名单已经报到了南京。

  向离怕惊动顶头上司,只能一边掩盖事实说死者得了急病,一边重新起用李茂堂的旧部谢维杰,要他顶这个空缺。

  谢维杰是西情处的骨干成员,李茂堂的亲密战友,他的公开身份也是中统资深特务。向离重新起用谢维杰,确实给西情处猎取那份潜谍名单及其背景资料提供了方便。但这还远远不够。

  他抓住了一个可以置向离于死地的机会,他得知“党通局”陕西省通讯组二科科长王克平与向离面和心不和,便让王克平带上重礼去南京见叶秀峰,状告向离瞒天过海。叶秀峰当即拍案怒起,撤了向离的职,并让王克平代替了他的职位。

  随后,李茂堂又策反王克平。对方迷途知返,临阵倒戈,把全体潜伏特务名单交给了谢维杰。

  李茂堂还策反了军统起义。军统陕西站组长任鸿猷将他所能拿到手的人事档案资料全部交给西情处,把他所知道的军统特务潜伏情况全部抖出。

  李茂堂几乎已经把的营垒变成了的天下,胡宗南却还蒙在鼓里,把他当做最信赖的知己。

  快撤退时,胡宗南打算撤往终南山,李茂堂劝胡不要往终南山撤,说他的名字和终南山谐音,对他不利,到那儿就会死。

  为了给解放军做内应,李茂堂主动向胡宗南请缨,由他代表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和绥靖公署暂留西安,统一指挥,并监督实施摧毁西安的“玉石俱焚”计划,最后再去宝鸡与胡宗南会合。

  1949年5月中旬,当胡宗南得悉解放军已占领渭河北岸,正向西安推进以后,便挟持陕西省主席等人登机飞汉中。但他听到的并不是剧烈的爆炸声,而是欢庆解放的锣鼓和鞭炮声。

  他们挖出了胡宗南部逃跑前埋下的炸药,保护了文化古城。由此,人民解放军兵不血刃,拿下了一个完好如初的西安。

  西安解放后,李茂堂向有关部门递交了一份6000多人的潜伏人员的名单,为整个西北地区扫除了巨大的隐患。

  李茂堂潜伏在敌人心脏,英雄虎胆,屡建奇功。但在“左”的思想指导下,这位红色特工的传奇人生差点被尘封湮灭。

  然而,共和国不会忘记那些为民族独立和解放作出历史性贡献的人。1982年3月,经中央有关部门复查,李茂堂得以彻底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