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红楼梦》的悲剧让美好的东西获得根基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7-18 04:22 点击数:

《入世与离尘:一块石头的游记》王博/著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出版

《红楼梦》中有三个世界:第一个是情欲声色的世界,第二个是仕途经济的世界,第三个是万境归空的世界。贾宝玉这块“玉面石底”的石头,在三个世界中游历穿梭,其实是完成“迷失??觉悟”的过程。作为哲学学者,王博眼中的“红楼”有哲学的色彩。《红楼梦》在真假有无的追问中,把幻灭感渲染到极致,但在虚无的废墟和荒漠之上,美好的东西获得了一个更坚固的根基。

在《悲剧心理学》的开头,朱光潜提到了这样的一番对话:伟大的波斯王泽克西斯在看到自己统率的浩浩荡荡的大军向希腊进攻时,曾潸然泪下,向自己的叔父说:“当我想到人生的短暂,想到再过一百年后,这支浩荡的大军中没有一个人还能活在世间,便感到一阵突然的悲哀。”

他的叔父回答:“然而人生中还有比这更可悲的事情。人生固然短暂,但无论在这大军之中或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出一个人真正幸福得从来不会感到,而且是不止一次地感到,活着还不如死去。灾难会降临到我们头上,疾病会时时困扰我们,使短暂的生命似乎也漫长难捱了。“

这段让人心灰意冷的对话揭示了人类面临的两个普遍性的问题:人生短暂和生活的没有意义。就前一个问题而言,庄子“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表达了和波斯王同样的感慨。

《红楼梦》二十八回中,贾宝玉听了《葬花吟》,不觉恸倒在山坡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的花颜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以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时此际,如何解释这段悲伤。正是:花影不离人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读来似乎更加刻骨铭心。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