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西海?湿地-这一片土地沧海桑田的变迁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5-26 04:24 点击数:

玛纳斯县城西南边有一个公园叫“西海公园”,其实大家都知道新疆没有海,所谓的“海”大都不过是一片面积较大的水库。而这个“西海公园”则是纪念一片真的“海”

一千多年前,因玛纳斯河,塔西河在这里交汇注入玛纳斯湿地,在这里形成近1000平方公里的湖泊,湖面广阔无垠碧波荡漾,海天一色无边无际犹如海洋,所以被当时的人们称之为“西海”。当时的“西海”各种水鸟在广阔的水面上自由翱翔盘旋,无忧无虑在沙滩上悠闲上觅食。湖岸水草丰茂,牛羊成群。丰沃的大地,醉人的美景令农人在此安家、行人在此止步,商人在此流连。他们在此建屋筑城,繁衍生息,安居乐业。丰裕平安的生活使这里人烟日渐稠密。

相传,唐玄奘路经此地,盛赞这里,街道错落有致,民风淳朴,邻里相敬如宾,一派物富民丰,礼仪之邦的盛世景象。在郊外广袤的田野上油菜花、向日葵花,金黄小麦依层更迭出丰收的景象。在万顷良田茂密树林中掩映着一座大佛寺,寺内千王殿、大雄宝殿、观音殿气势宏伟,寺中香火萦绕,烧香拜佛者络绎不绝,僧人俗客来往穿梭,晨钟暮鼓里神秘悠远诵经声不绝于耳,唐玄奘眼中的西海佛国祥和安宁犹如世外桃源。

公元762年,唐朝宝应元年,朝庭在这人口密集商家如云的西域古道西海之滨建西海县,隶属北庭都护府管辖。在中华民族历史的版图上,由此升起了西海县这颗熠熠生辉的明珠。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经过千年的变迁,曾经的西海县早已湮灭在历史的尘埃里,但它曾经的美丽富庶,祥和安宁一直存留在历史的记忆中。

闲暇时,常和朋友驾车去湿地没有目的地随兴所至的闲游,常常能发现自己又闯入一片陌生新天地,发现一处好景致,有一次在湿地游玩,不知哪里来的洪水,将一段柏油路面淹没,水流过路面时很浅,很多鱼儿随着流水跳跃着从路面扑扑腾腾的游过。有一个常年被绿色、黄色芦苇掩在广东地湿的芦苇荡中还藏着一处面积不大但风景绝美的小湖泊,小小湖泊掩映在一片高高芦苇荡中,静谧湖面水鸟安详的游游弋,鱼儿在水中游浅底每次在湿地游弋时总是在夕阳西下时来到这里,天光云影尽收湖中,波光粼粼,这个小小的湖泊就象是块芯片里藏着前世“西海”的记忆。

玛纳斯县湿地公园经过多年的休养主,现在虽然不复当年碧波千里的西海,但草木茂盛,飞鸟成群,成为候鸟千古不变的迁徙路线,定是在它们的基因里存留着前世对这片美丽西海的记忆。这里就是人们说的“沧海桑田”的变迁,斗转星移,经过千年的变迁,曾经碧波无垠的“西海”变成了草木葱茏良田纵横的“湿地”

现如今西海公园虽然不是当年的西海县,但它毗邻万亩郁郁葱葱葡萄园,眺眼望去绿意如海。西海公园北侧的月季园,占地43亩,月季园里种植有中国香水月季、藤本月季、单花大型月季,树形月季,微型月季等200多个月季品种,每到夏季,月季园中百花齐放,花香四溢,美不胜收,吸引着众多游人前来赏花。园内流水潺潺杨柳依依,汉白玉拱桥横跨水面,漫步其中,绿柳拂面,鸟鸣呦呦,月季园中鸟语花香游人如织,楼台水泻边秦腔古韵悠长不绝与耳,生活在这片沃土上的人们再享盛世中国的祥和安宁。

关闭窗口